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中国校园文学》彭学军:落雪的日子

2019-02-20 13:25      点击:

  原标题▲▼▷:《中国校园文学》 彭学军■□▲▪:落雪的日子

  刊于《中国校园文学》2019年第1-2期·少年号

  一早起来◇◇▽,世界就变了▷▪△▷◆,白的□◇○□▽,纯然一色△•■。一冬无雪…=,这立春都过了•▲△,却落雪了=•。欢欢实实的一场春雪▲▽▲。

  吃了早饭▷◆●☆,媛媛抱着弟弟在门口看雪◁◁,这是他生命中的第一场雪呢★◁○!这会儿○▪-▼▲,雪落得不大•□-,不紧不慢○-◇=•,从从容容●▪○☆,优雅又飘逸◁□•▪▷■。空中飘落的精灵一般的圣物☆☆▼▲○,和天地间纯白一片的景致让弟弟有些不知所措■◇。一开始△●□,他不太适应雪地反射的白光●=□◆,忽闪忽闪地眯缝着眼睛•○☆●◁◆,待习惯之后=◆☆-★,就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这里看看▲●▽▽◆△,那里瞧瞧▽◁◁▼,腿也一踢一蹬地没个停◁-,像是想到雪地上去走一趟◁•△△□•。弟弟站还站不稳呢▷…▽▼,怎么可能走◆★?可亲手摸摸雪还是可以的▼-★。大门口石礅上的雪快有字典那么厚了★▷=◁◆○,媛媛把弟弟的小手放在上面☆◇…▪■,轻轻一按▷◆▲,弟弟一惊△▪☆◆。他一定是觉得这种体验好陌生◇-◇○○,冰冰的△▼…◇=▲、软软的○•…••,是什么呀■••●•▲?他茫然地看着姐姐▼★…◆•,忽然又高兴起来■-▽◆△▪,嘴里还咿咿呀呀的△•…▽☆,两只小手兴奋地挥舞着▷▪◆=☆,冲着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

  …-△“下雪了●◆=◇□,下雪了…▼◆-▷!☆•▷…-=”思泉远远地就冲着媛媛喊☆◆▲◁=•,好像这雪是刚刚才下起来的◁=◇☆。

  媛媛觉得=○◁,眼前这幅景致好漂亮呀■-◇…!红白相间的绒线帽和围巾=▷★★,让周边白雪一衬▪=,特别耀眼•-。白里透红的脸蛋○•,一双漆黑闪亮的眼睛里透着满心的喜悦□▽◆,这一切又被蒙蒙细雪笼罩着•▽■▪,看上去清丽又妩媚◆■▼•。

  而思泉看见的■●△☆,也是一幅画一般的美景●▽•▲◁•:古老伟岸的石砌大门前立着一个略显瘦弱的女孩□△……■△,女孩穿一件蓝碎花的棉袄◆△▽◁,眉眼清秀○□▪-▷,手上抱着一个婴孩▲☆▼▽,婴孩头上戴着团花朵朵…◇◁、银饰叮当脆响的花帽•◁。他们的头顶上方••…☆◁,挂着两只喜气洋洋的红灯笼——这样的景致=☆▼▽,与众不同▷▽,好像隐匿在旧旧的时光里■▪,又令人耳目一新◁○▲○。

  ▪◆“泉姐姐★△•★,回头看看•▷△◆。▲■◇=”等思泉快走到跟前了☆▪◆●▲=,媛媛冲她喊道◆▽▼。

  小满说…●○,远远地就看见了泉姐姐○□▪•△,叫了她好多声=□△■,可她就是不回过头来◇▷■★•。

  思泉这才把耳机取下来△▽△,原来她一路都是塞着耳机过来的◇…△。

  下雪了◇=◇!没想到留下来还遇到了一场雪•…,真是大大的惊喜呀…▼◇•!那么☆▼,远远看去▪◆▷□▪=,雪中的围屋会是什么样子呢…◆○◆▼?从媛媛家走马廊的瞭望孔里望出去□•,又会看见什么样的景色呢…▽?还有白雪覆盖下的蜡梅与茶花……这样一想●▼,思泉就待不住了●▲,和大姨打了声招呼▼△■▼▽-,挑了一首最应景的歌▼▽●△,塞上耳机☆△▷□☆◁,就出门了□△。

  镇上和媛媛家离得不远▲•,平时半个多小时也就走到了□★★=○,可今天雪地有点滑●▽▷◆□,思泉又边走边听歌边看风景★=□■,就慢了许多-◆○。

  平日里●=•◆•▷,冬天的村子看上去难免有几分萧瑟△▼▽,特别是年后○•▼☆,回家过年的小满们的爸爸妈妈又一个个离开了家乡▷=,村子重又沉寂了下来◇▼。可眼下==◆,白茫茫的一片-☆=▷▷,田野••…▲□、菜地▽▷•◆●、果园◇◇•◁、树林…▪□•、村道……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纯净○▼◇、美好△◆▽,意境悠远◇▼。那些矗立着的大大小小的围屋★○▷•□◁,也在雪的装扮下焕然一新•○,更多了几分高贵神秘的气息○-☆◆●,倒让思泉想起图片上的那些英国古堡来了■☆==▲。

  而小满呢■▼□☆,想到的是堆雪人△△□▷□★、打雪仗•★…☆△◆。至少有两个冬天没看见雪了吧…★-■?今天要痛痛快快地玩▼□◁,要是泉姐姐也在就好了……正这样想着▼■=•,就看见前面远远地走着一个女生-▷◁•,头上戴着的红白相间的绒线帽让她一眼就认出了那女生是谁◆△△▼◆,可任你怎么叫她都没反应◁◁▷▽▲。现在知道了▷•☆☆,原来是……

  -◁▲◁“好听……就是▲•△,听不懂△▷○。•▪○”小满老老实实地说••▽•★。

  媛媛本来也想听听▷○◁▽◁,听思泉这样说○▽□○,就不吭声了★★○▷,只在心里暗暗惊叹▽◆:泉姐姐▲▲,跟她们是多么不一样呀○•■!

  三个女孩先去麻石坪上赏花•▽。细雪中的蜡梅尤为娇俏▷▪●,在寒风中凛凛地开着◇-,看着却让人无端地生出一丝春的暖意■•▲=■▼。茶花又开了好几朵☆■=,朱砂红的花朵□▪,墨绿的叶子○•-▪•,让覆着的白雪一衬▲•,越发地生机勃勃▽▪,又好像是要在雪的掩护下-◇▲▷★,不动声色地孕育一场更为盛大的花事•△★=▲▪。

  ◁●○“呜啊——嗬嗬嗬——•★•☆”她们一爬上三楼☆☆▷●•○,就听见一阵大呼小叫●◆=•▲△,趴到瞭望孔往外一看★☆☆◇◇,原来是一群男孩在滑雪••◁●=◁。

  从这个瞭望孔看过去▪…•◇△▪,下面是一片果园▪•,再过去便是一座小山坡●◁△▽▪•,坡道平缓-◇,差不多有两三百米▲▼▪-○,真是个滑雪的好去处▼△•●★。南方孩子滑雪的工具多半都是因地制宜★=▼▷▪,随便捡一块木板◇■☆□▲=、废弃的筲箕★☆■▪,或是用秃了的扫帚▷-■○,都可以充当雪橇▲●。垫屁股底下★☆,一路欢叫着冲下去…•▷,常常滑到一半•○□-=,•☆•☆▪◇“雪橇■=-”就散架了▪▽☆,替代它继续勇往直前的就是肉乎乎的屁股蛋子了▷◇。不要几回○…,裤子就穿了洞◁▪▲◇-★,回去自然没有好果子吃☆◆▪○▷。

  三个女孩看得心里痒痒的□◆…▪•○,而且弟弟也真是体贴她们-◆,不知什么时候偎在媛媛的臂弯里睡着了=◇□■▪。媛媛把弟弟交给妈妈◆◇□▲,妈妈说☆-=△,难得下雪△▲◆,去玩吧=▪▷□□,弟弟不用她管了…○●■☆■。

  ▷▲▷◁▷…“竹子光滑•☆•▪=…,用来滑雪肯定好用=▪。▪▽-”思泉提醒说◁△-◆•▼。

  然后…◇◇,她们就都想到了太爷爷-▪▪=○。可他没在家■▽=▼,一早儿子就过来把他接走了▼△●▷…•,镇上有人结婚=■…•,请他去喝喜酒•▼▼-。

  可是……看呀■●!那是什么▲☆□?太爷爷家门口的壁板上靠着一样东西▪=▼,竹子做的△■-◁•▽。

  长方形◁=,竹竿的外框☆□◆=▽,竹片的面○▪▪▪◁,两张竹凳坐面并起来大小-☆,只是下面安的不是四条腿▲◆△•,而是两根巴掌宽的平行的竹条△△▼•。竹条从底部弯上来◆□,直直地竖着■◆◆=-▷。

  ★•▼“滑雪板★◁…■-。●▽•…”媛媛说○●◆。虽然她从没见过做得如此隆重的滑雪板•=◁◇◇◆,可看见它的第一眼她就知道它的用途了◁…=■=。

  ▽-☆…□“没错-•…▲,滑雪板◁•▽-,★▽”思泉说着把它放平在地上◆●▽…,坐下去=▷▲,脚抵在竹片的弯曲处▷=◁,两手抓住面前支着的把手▷▼●◆,•●“就是这样滑•◁==,嗖——△○○□”

  ★…◆▽◁“太爷爷给我们做的•●▲▽?•◇□■▼★”小满似乎不太敢相信▷▷★○。

  ☆•“当然●★■!▷…”媛媛能百分之百地肯定◇☆▪◇,太爷爷是特地为她们做的•◆•☆,除了她们之外●=-▼,这围子里还有别的孩子吗◆…?有倒是有★……△○◆,可比弟弟大不了几个月▼••★=,走路还磕磕绊绊的呢……

  当她们扛着滑雪板出现在坡顶时▪●,那些男孩眼睛都直了▷□●,这么中规中矩的滑雪板▪◆,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吧◇▲□?男孩们自惭形秽地退到了一边■•☆……。

  谁先滑呢○▲•◁▽?媛媛和小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看着思泉☆…◁。她俩都有点害怕◆▼☆,这么长的坡道呢▲…-■☆◆。思泉待的省城也不是每年都能看到雪○-,可她学过滑旱冰••=,这个对她来说不在话下▪•。

  ☆●“好▼■★▪,我先来☆◁☆▽☆!◁▷☆”思泉很豪气地坐了上去…-▪■◁●,用脚慢慢蹭到坡顶的边沿□□,然后脚一蹬◁◆▷…,嗖——

  •…=“哇啊——…◇▲”比男孩们刚才叫得响多了•●▪。好像只一眨眼的工夫☆•,欢叫声就伴她一路冲到了坡底▼★★△▼。

  还好坡底被男孩们用雪堆抬高了◇◁,要不◆▪□▲▲◁,很有可能会一路冲到大田里去▷□△▽▼。

  有了思泉做示范▼■•◁,媛媛和小满不再害怕•-△-=◇,只要记住思泉叮嘱她们的★☆•○△•“脚往前蹬•○,身子往后仰•☆▲◇▼▪,手抓牢◁□◇◆…▷”▪☆•,就也一路嗖嗖地了■●。

  三个女孩纷纷发表自己◇▲■■•“首滑▷◇”的感想=▪★★•,因为兴奋和下滑时猛烈的寒风▼◇-…★▷,每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眼睛漆黑闪亮▼•○◁★▷。

  的确●=•,滑下去的时候太过瘾了★◆•…▷,快得一声▪▪▼●▲□“啊☆-▷…”喊出去还没来得及换气就到了坡底◁•□●,甚至让人觉得○○,就算是光速也不过如此吧★…?雪花仿佛团实了的▲•,一粒粒打在脸上▽□,刺刺地痛◁▷■。可上来就难了☆▲▪▼,滑雪板不轻-■▷…◁★,扛着★●…☆,一步一滑○★=▼◇,吭哧吭哧地到了坡顶■☆•-▲▷,就为了那嗖的一下△★,光速◆●…▼•●!可也值了•◆。

  这些男孩媛媛和小满都认识▽•-▪,有一个还是班里的同学呢■▲◁…。也许是因为有一个城里的女孩和她们在一起吧▪◁▷★-,男孩们的神情都有些腼腆■◁。

  媛媛再一次滑到坡底时□▷,一个叫徐元凯的男孩已经候在那里了•▪。这个男孩以前也住在围子里●▪▲,说起来还是亲戚呢…■▪。男孩比媛媛大一岁■◁-□○◇,长得敦敦实实的☆-,性格比较沉闷★◇▪▷○,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在围子里住时◁★,常常欺负媛媛-•-。有一次=-,他看上了爸爸给媛媛新做的小竹凳▲○…•■•,二话不说◁•■▽…▷,冲过去猛地一推…◁△★●,把媛媛推倒在地上□□★■▪○,抢了小竹凳就跑——这会儿也一样-△,一把推开媛媛●◆-▲…,扛起滑雪板就走◇▼▲▲。媛媛跟在后头★◁◇,还滑了几跤△■•▼▼▪,根本追不上他=•▽▽。

  还以为滑雪板就这样被他抢去了▲◆◁,谁知到了坡顶□▪▽-,徐元凯把滑雪板往地上一放○◇-,吭哧吭哧地说★▪:-△◇…“那个……下回•▲○○•,扛上来一次•●▪•■,就让我们滑一次◁▷,可•◁△、可以吧○▷◇?■▷◆”

  呀▲□•,不错嘛◁☆,懂道理了-▷•▲,到底是念四年级了◇○○□。媛媛看看小满☆●■,又看看思泉○◇◆▷•…,最后和小满一起都看着思泉▷▼▷△…=,好像这滑雪板归她所有□▼。

  男孩们一听◁●●,立马兴奋起来■★●。看着他们个个急吼吼的样子◆○●◇○,思泉干脆就先让他们滑了■•●■▷▲。

  谁知这个叫徐元凯的男孩□▪▼…=☆“首滑◇▽▲□=▲”就栽了▽●▽◇•●。可能是太激动了•★●■□●,手忙脚乱的◆★…★=,半道上◇■=“翻船◇◁”了=■•,人板分离☆▷,各自翻着跟头滚到了坡底•■。还好人没摔着○▼◇…,滑雪板也没摔坏■▪,只是面子丢大了●○●,其他几个男孩笑得栽在了雪地上……

  慢慢地◆=,一切都进入了一个固定的程序◆◇▽。女孩滑的时候■△▷◆△▪,男孩等在坡底▪…□○▽■,然后把滑雪板扛上来○◇△=,滑下去后自己把滑雪板扛上来让另一个女孩滑▪●◆△,再换一个男孩守在坡底……

  后来★◇,徐元凯发明了一种新的玩法□△▷■,彻底挽回了之前丢掉的面子▷☆=。

  他先是蹲在滑雪板上☆■◆,然后重心再高一些-•●△●▼,屈腿弓着身子◁□◆-,这样没了抓手•-◁△,就得完全靠两条腿掌握平衡了•▽•,掌阅发布2018数字阅读报告中国文学更受读者关注不仅如此□•▼•☆▽,他还试着展开双臂……这些别具一格的高难度的滑法只成功了一次◁▼◁○▽●,其他时候都摔得很惨◇◆▲●。不过-▷◁,没人再嘲笑他◁◇▼-,毕竟△…,难度系数在那儿呢……•☆○。有一次摔得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男孩们赶紧去扶他•-◇★,这回是撞到了膝盖==△■□☆,挽起裤腿一看•○◁,青了一大块◆▷△★●…。

  ○◇◁▷▲“你们先滑△◇★◁◆。◁▪”徐元凯说着…★,一瘸一拐地走了★▽==▲▼。

  还以为他躲在哪里-▼■=•-“疗伤◇●”去了呢▲•,谁知他再次出现时是这般模样◆…◆▽•:双臂张开☆◁,手臂上用藤条缠着两片虚掉了边的匾箩的底板■•△△▽△,上面缀了一些竹枝-…●、柏树枝◆□■▷、破布片□••●,甚至白菜叶什么的——也不知谁帮他装扮成这样的□…▽◁?他这样一瘸一拐★•▼…◇■、迎风招展地走过来时▷▼-,大家再一次笑栽倒在了雪地上◆-•▽,连思泉都笑得直不起腰来●=●。

  可徐元凯完全不理会大家的哄笑◁●,他严肃地对大家说=○•:……“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他小心地蹲在滑雪板上•▷,让两个男孩先扶着他…☆,稳住▲…▷◇▼,再把他送到坡顶的边沿•□•=▽-,松手○=■●•☆。开始还比较顺◇…,然后他慢慢起来◇◆•☆▽,重心抬高▪▼…,双臂展平■▽◇△,刚刚有了那么一点大鸟的姿态★△•,滑雪板突然加速◇◁□=,还恶作剧一般跳抖了一下◆-▽,把他摔了出去……

  一边▽●▽…“翅膀▽…”折断了■○=▽○▽,大家四处找■◆▷●•●“材料◇▲-▼▷”帮他修补▽△。小满捡到了一块塑料薄膜★-•◆◆,媛媛居然找到了一大块油毛毡■■□□--,思泉建议在滑雪板的底板上缠一些草茎◇-•▽▲,增加摩擦系数☆◁◇◆。男孩们不懂什么●◁“摩擦系数○■”■=○▽▼▼,但他们觉得思泉说得有道理…☆▼。

  可徐元凯摔得更惨了=○▷◁●,手擦破了皮▲▷◁,渗出了血星子■…,额角也鼓起了一个包■△-◆…,看上去▼▲,他差不多是伤痕累累了●△。大家都以为徐元凯会放弃-▲•●•,谁知他倔劲上来了☆◁…★•◇,说什么也要成功一次=▽•。

  这个时候▲○,之前的滑雪秩序已经打乱了□○●,变成了徐元凯个人屡试屡败的滑雪表演▼◆,可没人提出异议○•▷。大家好像也对规规矩矩地坐滑雪板上◇•…▼□▲、双手抓牢▲-…★△■、▼-•“嗖△■”地一帆风顺滑到坡底毫无惊险的玩法不感兴趣了-=▼▪★,每个人都在想办法帮助徐元凯△◆…=◁◇,好像他肩负着一项重要的使命■▷△□▷,这一使命是否能顺利完成关系到他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因此人人都有义务和责任成全他——这是他们共同的事业○=☆▼▪。

  现在▽▪,大家再一次修补好了徐元凯的翅膀◆•○△,又在坡道上撒了一些砂土▷★◇□▽,以进一步增大摩擦系数——男孩们已经弄懂了▽▽□▷●“摩擦系数=▷”是什么意思了□=▲◇。思泉还把自己漂亮的红白相间的绒线帽戴在了徐元凯的头上★-●▷●▲,说可以保护头部◆=□,不能再摔出一个包来了●•。徐元凯缩缩脖子◁▼▼•,忸怩了一下▽☆,冲着其他几个有点嫉妒的男孩讪讪地笑□●◁◆…★。

  不知什么时候…◇◆,雪停了=▲,太阳出来了•○○●,天光清朗通透●▷▼☆▼•,山山岭岭好像被推到了世界的尽头▪•▽,四野陡然开阔舒展了许多•▼▼。

  起步不错▷▼●,稳稳当当的□☆△=□,中途■☆◆▽“翅膀■-”忽左忽右地晃了一下★○●•,最终还是稳住了▽▽•■。摔了多次之后▼••▲,徐元凯似乎也掌握了通过身体的前倾和后仰来控制速度的诀窍△▽,而且△★=○-▽,这时恰巧来了一阵猛劲的风▼•,是迎面顶着他的风○▷□◁,风鼓起了•○•“双翅★▲◁▷”▷•,像一双无形的大手托在腋下☆▷•==,帮他掌控平衡▲•▽★•。下滑的速度也变得不徐不疾○△★•,均匀而平稳□△•-。蜜一般黄稠的阳光涂抹在他的…■“翅膀•◆”上★◇△•,远远看去□…,完全可以忽略掉它的杂乱和褴褛△••,仿佛那是一对羽毛丰实油亮的真正的翅膀□○。至于那戴着红白相间绒线帽的脑袋☆●■,在所有人的眼里都变成了一颗高高仰起的骄傲而又快乐的鸟头□…=▪▲。

  △•=“这才是飞◁•★●▪。▲□•◇”思泉轻轻说道•-=◁。她想★●,之前她们全是在虚张声势○□、夸大其词…☆■-○•。只有这个叫徐元凯的男孩在摔得遍体鳞伤后●●▪,才真正体会到了——飞-▽•◆。

  ▲--••●“这才是飞□◁▷▲。■▲○◆-◆”一旁的小满也跟着嘟哝了一句◆…▷。

  媛媛没吭声□◇▷■▼▷。她又惊愕又欢喜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完全忘了这只终于飞起来的★▲“大鸟▷●□○”就是从前野蛮地把她推倒在地抢走小竹凳的那个男孩▷▼。

  这只•▽-…◇“大鸟☆▪■-”一直很安静-★▼•△,传到耳里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和唰唰的滑雪声▽◇▷,快滑到坡底了◆▽=,胜利在望…▪▷◁○,•●★▷“大鸟★=”才放肆地把满心的喜悦吼了出来◆△▽…▪▲。

  ►本文节选自彭学军最新作品《鲤山围》□□◆▽,全文31000字•=□=•,刊于《中国校园文学》少年号2019年第1-2期◆▲●,欢迎购买纸刊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