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刘震云

方丽娜

三月的维也纳,春寒料峭,作家刘震云第三次来到维也纳。

 

刘震云读书会现场

 傍晚时分,维也纳内城一座巴洛克式的建筑群下,朴素、温馨的Leporello书店里,正在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读书会,即刘震云新书发布会。著名汉学家和资深翻译阿克曼先生,用他醇厚风趣的德语,向在场朋友朗诵刘震云的小说《我不是潘金莲》中的片段。阿克曼先生与刘震云交情甚笃,并有过多年的合作经历,堪称珠联璧合。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知音,阿克曼先生力图将刘震云作品中的诙谐、幽默与荒诞,准确无误地呈献给德语世界的读者。

小说《我不是潘金莲》,在中国已创下两百多万的销售记录,并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随着这些书在世界各地的出版与传播,刘震云相继走访二十多个国家。由于书在前,作者在后,因此每到一处,刘震云觉得就像与书中的一百多个人物会面,熟悉而亲切,感情上不像是出国,倒像是回家一样。与此同时,刘震云十分感念孔子学院,为他的小说和电影作品,策划了这场完美的系统工程。

小说《我不是潘金莲》,写了一个叫李雪莲的女人,一个在中国任何一个角落都存在的普通妇女,二十年状告下来,就想告诉人们,她不是潘金莲。经年累月,她从地方小镇,到县城,由县城到省城,最后告到北京,还阴差阳错地进了人民大会堂。由此,李雪莲的冤情由芝麻变成西瓜,由蚂蚁变成大象,一连串大小官吏,都被牵扯进来。李雪莲就想表明,她不是个坏女人,说了二十年,却没有人听。当全世界的人都不理会她的话时,她只好跟牛说话。

这部作品,延续了刘震云一贯的质朴、真诚和语言的魔力。这也是我常年读他的文学作品,不断被感动的三个重要元素。刘震云的笔下,时常充斥着河南特有的乡村风貌,市井百态,既细腻传神,又宏观博大。他不知疲倦地描摹草根小民的生活,追索贫民百姓的命运,一波三折,辛酸苦涩,既行云流水,又横生枝节,令人开怀大笑的同时,忍不住潸然泪下,随后是长久的思考与叹息。那种由苦难和隐忍所爆发出来的冷幽默,饱蘸了中原人丰厚的感情和智慧。除了惯常的幽默之外,这部小说,还把荒诞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从而最大限度地揭示出生活背后的逻辑。荒诞的背后,实则涵盖了作者深藏的悲悯情怀、忧患意识和政治诉求。

 

 

作者与刘震云在一起

刘震云说,这种荒诞的程度,正是文学家的任务。他还说,我们生活中的那种荒诞是没有底线的,越是荒诞,也就越接近现实。但是,刘震云并不认为他的小说是社会小说,或者政治小说。他只是把一个普通中国女人的委屈、纠结、挣扎与绝望,从汪洋大海中打捞上来,展示给世人。在他看来,一个普通人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想叫别人听明白,而她的这一句话,跟美国总统川普,德国总理默克尔,韩国的朴槿惠相比,同样重要。当他把这个叫李雪莲的女人,从被忽略和被冷落的泥沼中拉出来时,她目光含泪,并对他充满了感激之情。

刘震云说,文学家的目的不是批判和揭露。批评与揭露,属于新闻报道。如果有批评和揭露的话,那么应该是:全世界对于重要的话和重要的人的认识。他不觉得李雪莲的话,比川普和默克尔以及普京的话不重要,相反,对他而言,李雪莲的话更重要。文学的使命就在于,把生活中那些被忽略的情感,被忽略的人发掘出来,透过社会现象看到背后的本质,生活的本质,从而逼近人性的本质。

如今,刘震云的小说随着不同的语言,在世界各地蔓延,不光全中国,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叫李雪莲的人,并且明白了这个中国妇女的委屈与诉求。通过一系列普通的小人物,与社会对话,与政治对话,无形中,我们的作家不仅做了一个文学家所能做的,也做了一个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甚至哲学家,想做而没能做到的事情。

刘震云是中国文坛一个独居特色的作家,他有完整的思想体系和内心诉求。他的底气和功力都十分了得,他常常写出令人难以想象,且无法描的人生情景,事无巨细,又倜傥不羁。这得益于他深厚的底层生活的经验和悟性。他驾驭场景和语言的才情非凡而独到,那种透着生活哲理和辛酸的冷幽默,驾轻就熟,用幽默和荒诞的方式,再现苦难、呈现绝望、表达诉求的方式,四两拨千斤,出奇制胜,其效果无与伦比。刘震云的作品,受到国内外读者和观众的空前喜爱,也向世人证实了一点:文学作品,既可以高大上,也可以接地气。

 

读书会现场

刘震云因此被誉为中国最幽默的作家。在读书会现场,刘震云与中外读者面对面交流时,依旧显示了他惯有的“刘氏幽默”。他说,之所以根据他的小说所拍成的电影屡屡获奖,是因为他的小说好。为什么能得这么多奖,是因为他的书写的好。从现场奥地利人不但爆出的笑声中,不难想象,刘氏幽默必将赢得大批西方读者的认可与会意,并得到母语之外的越来越多的知音。实际上,幽默就是一种智慧。而刘式幽默的背后,是深厚的中原文化的支撑,是乡俗民情的沉淀,是悲悯情怀的释放。

去年,该小说荣获埃及政府授予的 “埃及文化最高荣誉奖”。而今年初,刘震云作品因在阿拉伯世界产生的巨大影响,而获摩洛哥文化部颁发的 “国家文化最高荣誉奖”,这也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作家。摩洛哥文化部对刘震云小说的评论是:“用最幽默的方式写出了最深邃的思想,用最简约的方式写出了最复杂的事物,用最质朴的语言搭建出最奇妙的艺术结构”。

不管这个时代怎样变迁,惟有文学的力量,可以穿越时空,抵达人心的彼岸。

           (2017年3月26日于维也纳)

作者方丽娜,祖籍河南商丘,现定居奥地利维也纳,奥地利笔会成员。奥地利多瑙大学MBA工商管理硕士,鲁迅文学院第十三届作家高研班学员,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理事,著有散文集《远方有诗意》、《蓝色乡愁》、并入选“新世纪海外华文女作家文丛”。中短篇小说集《蝴蝶飞过的村庄》入选“中国文学新力量:海外女作家小说精选”。散文《阿尔卑斯圆梦时》获第二届“文化中国,四海文馨”全球散文大赛优秀奖(2016)。小说和散文常见于《作家》、《十月》、《中国作家》、《香港文学》、《中华文学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散文选刊》、《文艺报》等。部分作品收入《中国文学作品选》、《世界华人作家》、《欧洲华人作家文集》、《欧洲暨纽澳华文女作家选集》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