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语言寻根、文化铸魂到华文文学的世界融合

林静助

一、世界华文文学的播种与扎根

从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风华展翅,到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融汇贯通,事实上是酝酿几近20年来,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及相关的前置社团,甚多经年累月未曾间断过,海内外工作伙伴、学者专家共同致力,历经17届以上的学会举办相关学术研讨会,累积了千百篇反映世界各华文区域,文学研究的论述,建立彼此绵密互动关系,以及主导者睿智的研究方针、探讨提纲的规划,几百万字论文集,共同琢磨、相因相习,互相激荡,感染到后学者向往追求,产生无形而波浪壮阔的影响,才促成了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成功的举办。

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论文集,标榜了指标性的论述方针,首篇饶芃子的“百年海外华文文学经典研究之思”,指出海外华文文学(或谓世界华文文学)经典研究意义:一是蕴含了民族性和世界性多元的文化的融合,二是世界华文文学必然具有开放性、跨越性的文化和文学特质。而所谓经典,必须体现时代社会及民族,高度的认知和一般价值;显现人类永恒的主题。其创作方法的魅力和审美高度,可以永垂不朽。

从海外华文文学经典研究的基础和特殊性的认识,了解到除了中国大陆、港澳台外,自从1910年美国华工刻写在天使岛木屋墙壁上的华文诗歌,一百多年来,历经二次大战后港澳台留学生、台湾知名文人学者作家移民海外、80年代后大陆留学生及白领阶级、知识分子、作家学者的移民,整个脉络的连绵不断,促成了世界各地的地区、国家,华裔子民扩大了传播华文文学的影响。当代散布各华文区域,无数华人作家的文学作品的传播、生活文化的交流涵化,就如饶芃子指出的:「各种不同“质”的文化艺术精神、思想元素在一个平台上错综交织,丰富性、多元性、复杂性是他的突出的特征」1,呈现世界华文文学,处在当代世界文化风貌中,表达了「离散」生涯的生命体验、因为身处异地,生活际遇的交织融合,不同文化的激荡涵化,其作品必然反映“反思性”和“多元性”;同时因为时空的演化,表现出现代价值的「普适性」与开放精神。这一种作品表现的意境、内涵、分殊、特质,以及创新的风貌,具备高度的可读性和值得研究的命题。

上述的情况,显然已经受到主办单位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主导者的注目,反映在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专辑论坛的研究命题:如专题论坛名称分类中「一带一路的华文文学的融合发展」,其「分议题」含盖了文化交流、文化多样性、历史际遇与文学发展、区域性文学风貌的探讨、不同华文区域的文化传承和生命体验、剖析历史记忆和民族、国家现代化思路的厘清。又如「海内外华文文学比较」,注重了文化渊源、方法论的研究、区域间的比较研究、跨学科的研究。同时涵盖了「经典生成与文本解读」、理论的建构、文化传统与女性写作的专题、生态议题的重视,兼顾新媒体时代的华文文学探讨。

整体大型研讨会方针的走向和延续首届「语言寻根、文化铸魂」的主轴,意图落实研讨会的宗旨。只是可惜的,或许限于人力资源短缺,以及面对如此庞大的文化工程,又是只能借重民间难以驾驭的系统,加上时间的应用、运作尚需制度程序的局限,并非一就可及。

不过,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参与现场开会的学者专家,所提出的论文研究题目、摘要,仍然有不少的、值得肯定的成绩。笔者有鉴于上次参与大会的经历,运用本次大会的机遇,配合“艺文论坛”工作人员,在现场争取邀稿的机会,以及会后持续的作业,争取到部分的学者专家论文文本,在预定十二月底出版的“艺文论坛”杂志发表,透过杂志的传播,至少及早将本次大会不少精彩的论文,让各华文地区的学者专家和台湾的读者,可以先睹为快。

 

二、吹响世界华文文学联盟的动员号角

首届世华会的论述,居于领航的前辈学者,对于历来,尤其是当下,对于世界华文文学领域,在既有的历次研讨会,累积的研究论述,已经建立坚实、广阔的、含盖多样、多元性的学科式研究成果。就首届世华会论文集呈现指标导航性的观察方针,如第一篇:饶芃子、刘登翰、曹惠民、刘小新、袁勇麟、萧成等的论述,从对世界华文文学的特征、不同风貌,在深刻理解的基础上,主轴方针就鼓吹“经典”作品的发掘和研究的必要性。

建立在历时近20年的耕耘,目前对于华人和华人文化诗学(刘登翰)的诠释、回顾中国大陆世界文学研究之昨天、今天与明天(曹惠民)、对海外华文文学的文化政治意义(刘小新)的关注理解、以及不容忽视的文学谱系(袁勇麟):提醒向来被忽视的中国传统诗歌作品。

一种必须汇整既有的整体研究基础,经过统整、检视,调整步骤、针对性的,系统性的,注重效益性的研究作法,除了第二届世华会规划出来的研究方针及单元外,如何透过方成立两年的世界华文文学联盟的系统,落实运作,分门别类、信息互动,对于“经典作品”的发掘、研究、评析论述,同步着手,项目进行。例如毕光明教授,最近(2016年2月)在台湾由秀威信息科技出版社出版的论着《历史与人生--中国大陆纯文学30年》。具有系统性的评论单元,跨界性的推荐经典式的大陆文学专业论述。值得一提的是,在台湾地区,直到目前,极少见到类似的具有专业水平,对当代大陆文学经典性作品的专门论着出现;事实上,毕光明教授最近和笔者面谈,还谈到为什么台湾学界,对于大陆当代的文学作品的忽视--或许,我们应该反问:身为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的毕教授,彼此认识多年,竟然到目前因为偶然谈到相关话题,我才知道他的身份;我反而要怪他没有及早将他的相关论述,积极提供给台湾的媒体发表。

通观首届世华会论文集,第二篇是专论台湾地区文学或文化评论的题旨(多达19篇),比例最多,第三篇、第四篇的论述,以台湾作品作论述者也所在多有,其他除香港、澳门、日本、美国、加拿大、澳洲、新西兰等,尚未见到其他区域的论着。

第二届世华会的论文摘要,其中大陆地区学者所提供的论文撰写题材,也多是以台湾和海外作品为论述对象,几乎见不到论述当代中国大陆的文学作品。 这种现象,是不是因为多年来,以大陆沿海地区的文学 院校,因为政策的关系,都偏重、成立台湾文学或文化专门研究机构,相关研究台湾文学的学者专家特别踊跃有关?这一种现象是既微妙又有趣;反而促成多年来,台湾学界对台湾文学或文化的研究,绩效不如大陆的学者。

当然,若要确实有效的促进世界华文文学的研究与发扬光大,如何落实推动世界上各华文区域的华人学者专家,各自以当地的华人文学作品及研究为重心、主轴,假以时日,透过主办单位有心的策划、落实行动,共襄盛举,方以有成。

这就需要吹响世界华文文学联盟的动员号角!

 

三、建立宏观的华文文学世界融合视野

从第二届世华会参加的世界各地华文区域代表,可以洞见本次参与的各地学者专家的庞大阵容,尤其是甚少见到的法国、德国:西班牙、瑞士、土耳其、匈牙利、印度、捷克、缅甸等。这一些代表及其对当地华文文学境况,应该是最值得主办单位特别重视、开发领域。

因为客观条件的局限,现场分论坛同步进行,缺少时间互相认识;“艺文论坛”杂志,只赖詹美玲主任和笔者,凭着直觉,随机分场听取各专家学者的报告,并应用机会主动攀谈认识,邀稿。

不过,难得受邀的部份学者专家,适时将其论文文本发到本刊编辑部,其中不乏精采的论述,如《日本新华侨女作家的双语写作》/和富弥生、《北美新移民婚恋书写中的女性形象》/秋尘、《海外华人的又一反思力作——评张芷美的回忆录<狐狸精:一个毛时代的中国女性>》/赵庆庆、《浅谈海外华文文学的先锋意识》/盼耕、《传承与传播》/路羽、《尽心、尽力、尽性、尽意的传世之作》/袁勇麟、《鹊巢已非 风雨狂澜空望断》/欧清池、《从“废墟台湾”到“雾霾中国》/沈庆利、《论泰华诗人曾心小诗的艺术魅力》/周萍、《论新华作家南子的微型小说》/吴春兰、《民族寓言与语言乌托邦之建构》/龙扬志、《参加”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研讨会”后的思考》/池莲子、《小诗磨坊 意在言外》/王茹、《徜徉在非马艺术世界》/林楠、《试论拜伦男爵和他的旅游长诗<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尹浩镠、《速读时代的微型华文文学》/杨振昆。最难得的是凌逾教授的特写《讲好中国故事讲好华人故事》的综述,令人感动。对于这好几位学者和专家的热心,特别表达感激和感谢;我们彼此共同为推动世界华文文学的宏扬,共襄盛举。

上列的论着,以及主办单位黄汉平教授撰写的第二届世华会综述、杂志詹美玲主任撰写的报导,也都将再出版的“艺文论坛”发表。

另外,由毕光明教授提供中国小说学会2015年评选的“小说排行榜”,特别报导中国小说学会历届从事中国大陆,小说排行榜评选的经过和意义,在杂志披露,提供台湾和海外读者了解。还有风老师特别网罗,目前大陆十位著名的作家的微型小说作品,示范性的发表,配合新加坡华文文学学会秘书长欧清池、云南大学教授杨振昆、福建泉州师范学院教授吴春兰的相关评论,系列性的推荐,都是反映当下华文文学的风貌之一。

“艺文论坛”从即期开始,积极网罗世界各地华文区域的学者专家,期待彼此协同合作,透过传播媒体,及运用世界华文文学联盟的管道,搭配秘书处的规划,呼应各华文区域热心的社团负责人,共襄盛举,本乎促进华文文学作品的传播、研究、提升华文文学世界融合的视野,共同实现新世纪华文文化宏扬世界的心愿,协同促成中华民族的复兴。谢谢!

 

撰写者简介:林静助,台湾中国诗歌艺术学会秘书长、“艺文论坛”社长兼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