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华文根 筑民族梦

——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综述

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全体代表集体照

2016年11月7至8日,由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主办,暨南大学、中山市委宣传部协办的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以“华文寻根、文学铸魂”为宗旨,以“中华情、民族梦”为主题。来自28个国家和地区的近400名海内外文学代表、嘉宾和媒体人士参加了这次盛会。

7日上午,大会开幕式在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隆重举行。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会长韩启德,国务院侨办主任、中国海外交流协会常务副会长裘援平及中国作协、中宣部有关部门等领导出席。国务院侨办副主任、中国海外交流协会副会长谭天星主持开幕式。韩启德在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文学以文化为灵魂,文化也因文学而存活、而丰富。他充分肯定了大会“中华情、民族梦”主题的意义,认为在这一伟大历史使命中华文文学大有可为,“以文化人助推中华文化走出去,以文化基因凝聚海内外中华情”。韩启德最后寄语华文作家以文化自信实现民族梦想,希望华文文学界人士努力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文化,致力推动华文文学繁荣发展,助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裘援平在致辞中充分肯定了华文文学的地位与作用,并对海内外华文文学界人士寄予殷切期望,积极创作优秀文学作品,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传承中华文化,“团结统一的中华民族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魂”。她希望华文作家以“融通对接”讲好中国故事,生动、艺术地向世界介绍中华文化、中国发展;以“一带一路”推进文心相通,以丰富多彩的文学表达,参与到“一带一路”合作发展的“大合唱”中来;以“中山精神”关注现实变革,传承孙中山先生的精神遗产,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书写精彩篇章。

 

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开幕式主席台

开幕式之后是大会专题演讲,由暨南大学副校长夏泉主持,演讲嘉宾有: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叶辛、加拿大漂木艺术家协会会长洛夫。他们从不同的角度,根据各自的生存经验和文化体验分享了自己对华文文学创作的见解与期盼。彝族诗人吉狄马加首先发表了题为《华文写作与今天的世界》的演讲,他以《伊利亚特》、《奥德赛》对于希腊文明的根基奠定为例,谈及印度文明、古罗马文明、伊斯兰文明等皆重视对于自己根性文化的探寻、对自己文化源流的审视与重塑。他强调,在当今世界,重塑文化根性是海内外作家的时代使命,它关乎如何更好地把我们中华文明的伟大源头承接起来,更好地面向这样一个新的世纪。作家叶辛在题为《把握创作规律,讲好中国故事》的演讲中,通过讲述三个故事,强调作家在创作时要怀有热爱人民之心,写中国故事要有现实穿透力,同时也要尊重创作规律。最后,诗人洛夫发表了题为《“天涯美学”的意义》的演讲。他从自己政治流放、移民和理想追求等人生历程和创作阶段出发,总结出“天涯美学”这一新的观念,认为天涯不仅仅是空间的含义,更是时间上和精神上的。因此海外华人的写作应以漂泊精神超越民族主义,创作出具有时代性的作品。他同时认为,民族性和世界性并不矛盾,世界性是民族性的扩大和延伸。洛夫说,我们在全世界游走时,是带着中国文化游走,“我在哪里,中华文化就在哪里。”他的话道出了海外华文作家的心声。

除了专题演讲,本届大会另设八个分论坛,与会代表就“一带一路和华文文学融合发展”、“孙中山与华侨华人文化” 、“经典生成与文本解读”、“海内外华文文学比较”、“讲好中国故事,讲好华人故事”、“文化自信与华文文学理论建构”、“文化传统与女性写作”、“新媒体时代的华文文学”等专题进行了广泛而热烈的讨论。这些议题都具有鲜明时代特色和重要现实意义,通过研讨,与会者加深了对中华文化的自豪感,加强了对华文文学的责任感以及助力中华民族复兴伟业的使命感。

 

“一带一路”和华文文学的融合发展

在“一带一路”伟大构想提出三周年之际,来自亚洲、欧洲、美洲和大洋洲的代表们汇聚一堂,传递了世界各地华人对“一带一路”发展规划的认知信息。在发言过程中,一些代表从历史渊源和文学创作的角度探讨了“一带一路”对当下经济建设和文化交流的深远影响。来自美国的李硕儒、奥地利的常晖、德国的高关中、土耳其的高丽娟、西班牙的张琴、新西兰的范士林、新加坡的流军等作家先后发言,他们结合所在地华人的生命体验和创作状况,讲述了海外华人守望民族文化传统、关心祖国发展的心声。在文化交流过程中,翻译的作用至关重要,来自法国的刘秉文先生和来自加拿大的江岚女士都曾参与了具体的中华文化外译活动,他们在发言中着重谈论了文学翻译过程中的心得与思考。中国大陆学者杜元明教授则从理论建构意义上谈论“一带一路”与华文文学的关系。萧成研究员则另辟蹊径,她从文史互证的角度探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对宋元时期草原丝绸之路的批判凭证,提供了解读这部作品的一个新视角。

东南亚地区是处在“一带一路”上的一个重要场域。在论坛上有多位代表谈及“一带一路”与东南亚华文文学的关系问题。泰国作家曾心先生和温晓云女士等介绍了泰华文学的发展概况,中国大陆学者周萍教授评介了《泰华诗歌鉴》及其影响。菲律宾作家张琪女士以文化传承、生命体验与海外华文文学为主题,评述了“一带一路”框架下菲华时代人物的书写。来自文莱的孙德安先生则阐述了文莱在东南亚文学中所扮演的角色。日本的荒井茂夫教授从“热带山水文学”与写作者的在地认同这个独特视角,讨论马华文学的文化认同和可能呈现的另一种文化样貌。马来西亚学者伍燕翎则论及马华作家在族群文化认同中遭遇的困境及反思。龙扬志博士运用后殖民理论解读马来西亚作家黎紫书的创作,对身份认同问题提供了具有问题意识的评价。朱文斌教授重点讨论了华文文学中微型小说创作在东南亚的发展现状,对新媒体时代华文文学以何种方式进行转型发表了见解,认为在新媒体语境下,不仅作家要调整创作姿态,传统的期刊如何发展也是一个急需面对的问题。中国香港的代表黄东涛在发言中描述了印华诗刊《千岛诗刊》的发展轨迹。中国台湾的代表方明论述了台湾现代诗对越南华文现代诗的影响。巴西的代表林美君女士介绍了南美洲华文作家协会的活动及其文学创作的面貌。来自日本的王智新教授也以丰富的资料展现了徐福在日本文化发展中演变的状况,认为徐福是华夏文化传播第一人。

“一带一路”的目标是共同打造政治、经济、文化的融合、文化包容的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而华文文学在这个场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孙中山与华侨华人文化

今年适逢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在暨南大学校长胡军主持的大会开幕晚宴上,全体与会代表观赏了《孙中山与华侨华人》宣传片,这部6集大型历史文献纪录片由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和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已于11月7日起在中央电视台首播。而本届大会也特设了“孙中山与华侨华人文化”论坛。作为极具历史厚重感的一个专题论坛,史料文献的研究自然成了重要环节,一批国内学者、海外作家和华侨在国外挖掘了不少关于孙中山先生的新史料。黎湘萍教授根据他对孙中山先生与华侨华人的书信研究,提出了一个新颖的观点,即孙中山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离散作家。史小军教授介绍了暨南大学图书馆华人华侨文献馆的建设现状,展示了非常丰富的史料。郭存孝先生根据在澳大利亚发现的孙中山先生题写的书法和部分书信资料,他对这些史实进行整理并作了精炼的汇报。来自美国的招思虹女士挖掘出孙中山与华侨华人在旧金山的很多史料,道出了历史上“华侨担当从未停过”的感悟。

与此同时,一些学者从台湾视角切入孙中山研究也值得关注。朱双一教授详细考证和分析了日据时期台湾的社会、文化与孙中山先生的关联度。张羽教授则根据研究发现,近二十年台湾文史教科书关于孙中山先生的表述越来越少,台湾与大陆关于孙中山先生的表述也有很大的变化。来自台湾的亮轩先生则讲述了“中国概念”在台湾的演变。沈庆利教授以20 世纪前期“南洋”为中心,提出了华侨华人与“现代中国”建构问题,认为“现代中国”的建构与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辛亥革命有很大的关系。杨际岚先生则通过文献和史料展示了广州起义中的留日闽人黄花岗七英烈的事迹,以及他们留下的许多诗文,从另一个维度呈现了革命先行者的风采。美国作家阙维杭先生通过槟城记忆来追寻孙中山的足迹。新加坡作家邹璐在做口述历史研究的时候也发现了很多让人感动的材料。

在论坛的研讨中,还有一些作家谈及华侨华人在中国革命史上的作用等相关话题。新加坡作家尤今女士在题为《抗日战争与东南亚华人》的发言中,通过展示照片史料讲述了关于马来西亚抗战的回忆。来自加拿大的梁丽芳女士通过讲述温哥华《禺声月刊》的发掘与整理,指出这是不应该被遗忘的抗战刊物。郑南川先生则谈及海外移民作家的“类别”划分及其写作“特征”,认为应该更多地关注海外华文作家与在地文化的关系。美国作家、《红杉林》杂志社总编辑吕红女士展示了曾经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而做过的一期专刊。

 

解读经典文本,讲好华人故事

“经典”不仅是一个紧扣文学文本的话题,也是一个关乎话语场域和学科建设的命题。如何厘定经典、如何解读经典以及如何重新演绎经典,引导着一个学科的走向。本次会议关于经典的讨论,大致可分为关于经典问题的理论探讨和各类文体的文本解读两大类。在经典理论探讨方面,方忠教授的《经典化视域中的世界华文文学》讨论的是华文文学经典化问题。他认为,经典应具有原创性, 具有深厚的人文意蕴和永恒的美学价值,并能体现民族文化精神,追求经典化是文学史家的愿望,是作者、读者、评论家共同推动的过程。黄万华教授从《香港文学大系1919-1949》谈文学史生成中的文本细读,他着眼于经典的生成过程,香港文学大系及其对历史的尊重、对文学现场的重视、对经典的敬畏,参与了文学史的生成过程。荷兰华文作家林湄在题为《作品中的人物命运与大时代的社会意义》的发言中现身说法,从一个作家的文学观念、人性思考以及世界胸怀谈到了经典作品所应具备的超越性价值。

在经典文本的细读方面,与会代表根据自身的研究领域对小说、散文、诗歌等文体进行了深入的文本细读。陆士清教授对聂华苓从《桑青与桃红》到《千山外水长流》的创作进行了系统的研究,燕世超教授对林湄小说《天望》中的复调叙事展开探讨;袁勇麟教授深入解读了王鼎钧的回忆录四部曲,认为这是“历史之书”、“智慧之书”;香港诗人梁新荣分享了他的《华文文学诗歌经典作品细读》。

如果说经典是一个关乎学科和话语场域的命题,那么讲述好的故事则是提供经典生成的基础。来自美国、加拿大、捷克、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国家与地区的作家和学者生动地演绎了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如何讲好华人故事的经验,分享了移民写作的心得。在代表们的交流中,传统意识和纪实色彩是两大主题。美国华文作家刘荒田通过分享三个海归故事,突出了乡愁与身份、家园与守望的张力,流露了过往海外华人“有家不能归,只能死后葬故乡”的凄酸。以《曼哈顿的中国女人》蜚声文坛的周励,通过亲身探险南极和北极、近距离接触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和“雪龙”号船员的经历,讲述了她的南北两极雪龙情,同时分享了其最近写作的《追梦南极》等报告文学。作家卢新华讲述了一个寓言故事,告诉我们应该抛开历史的负累,写好新故事。作家兼画家施玮认为,写作者要从跨界转到跨境,用新的意境和意象,用新的时空来解读海外生活。加拿大作家陈河讲述自己在海外十年的创作经历,解释了为何身在加拿大却写马来西亚的故事。他在写作中不断感受到海外华人血脉相通的气息。捷克华文作家老木指出,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思维方式不同,但存在共通的内容,可以通过协商来实现对话,我们要在东西方文化的对立与矛盾中找到两者的契合点,通过文学更好地表达中国的思维方式,让中国故事有效地进入海外社会。新加坡作家蓉子动情地讲述了中国大陆一个省级市委书记的真实故事,一位正直无私、勤政廉洁的好官,她要向世界介绍中华民族闪亮的美好品德,为这样崇高的德行喝彩。马来西亚作家戴小华深情地讲演了她的四十载马华情:族情、乡情、亲情。中国台湾作家蓝博洲特别交代了自己的身份立场,娓娓道来自己的小说启蒙故事。葛亮是香港文坛的新秀,他讲述自己做了三年的资料收集,思考如何去表达父辈的时代,于是考虑用非虚构文体进行写作。

现有的经典和新生的故事,指向的都是源自同一血脉的文化传统。可以说,本届大会海内外作家与学者通过解读经典与分享故事,拓展了阅读体验,深化了生命体验,并且更为清晰地展现了世界华文文学的谱系。

 

华文文学与跨界比较

    对于海内外华文文学而言,文化、国别、种族、性别、地域等身份界限和空间范畴是学者们一直重点关注的对象。而在近年的研究中,跨界比较则日益受到重视。一批作家和学者集中提出并且回应了这些问题,主要是通过以下几个方面来探讨:

第一,跨界写作和空间意识。海外华文文学的一个重要实质是跨界与空间问题,离开空间就无法谈海内外华文文学,因此空间问题得到集中的探讨。朱寿桐教授以汉语文学与华文文学这两个关键词引领出空间意识的问题。他提出,华文文学的空间应该扩大并作为一个整体加以观照,汉语文学应该面对的是其他语种的文学,进行交流对话,贡献出民族语言所应贡献出的东西。另外,翻译文学也是其中重大而卓越的一块。程国君教授回应了朱寿桐先生的发言,并且从“侨味”的内涵上论述了新移民叙事的全球性主题与文化价值。高鸿教授探讨了华裔美国小说中空间描绘的文化涵义。白杨教授从异质文化互渗与交融的角度论述叶维廉与台湾现代诗运动。陈藩庚先生提出了“球性”与“族性”这两个指向华文写作的不同概念,认为“球性”视野更宽、更高、更大。于疆先生则从华文文学概念作为切入点,提出了一些富有挑战性的问题,认为华文文学的空间内涵应该扩大,应该包含华人用外语写作的文学。吴祖桥先生从印度尼西亚苏北省华文文本中探讨了文化承传问题。和富弥生博士以法国式的实证主义和详细的史料展示了日华作家双向回流的空间态势。詹美玲女士探讨了台湾的一位跨界作家王定国,指出其写作的时间意识与空间意识的独特性。林静助先生则阐述了数字时代台湾在地文化透显的意义

第二,文学的渊源与流变问题,这体现为一种辐射式影响。喻大翔教授对新华散文大系进行了渊源上的考察,深究当中的华族意识和民族意志。张晶博士运用结构主义理论和新批评的方法,探寻了新马文学大系的中国渊源与本土诉求。蒋金运教授依据心理学和哲学等其他学科的知识对北美华文诗歌中的中国历史想象的不同层面进行了深入的思考。汤富华教授则从神话结构和方言等角度分析张枣诗歌的中外渊源,提出了语内翻译和语外翻译的区别。赵庆庆探寻了加拿大华裔小说的渊源和流变。靳飞先生以亲身经历谈到自己如何在日本受到中国文化尤其是《牡丹亭》的影响。林祁教授通过历史、记忆、民族主义、现代中国等维度探讨了日本新华侨华人文学。

第三,流散诗学与历史视野。旅居加拿大的作家陆蔚青从海外华文写作者的定位思考出发,指出华文作家存在文化身份与海外身份的冲突。陈公仲教授以长期的新移民研究对新移民文化作了深度表述,并以独特的视野概括了他心目中的新移民三杰。江少川教授总结了初闯异域的乡愁情结、海外经验下的原乡书写和全球化视域中的原乡这三个阶段的新移民原乡叙事过程。来自法国的施文英女士和匈牙利的张执任先生,他们都谈及欧洲华文文学尤其是新移民作家所面临的困境以及未来的发展。

第四,突出人类意识和生态关怀。现代化社会进程中,人与自然资源、人与生态环境的矛盾不断加剧,生态问题非常严峻。有多位海外作家谈及生态写作问题,尤其是以下三位女作家最具代表性。来自美国的张凤在东西方生态视野中提出了关于人类生态关怀永续发展与东西方简约生活的新理念。来自瑞士的朱颂瑜写作了诸多生态文学作品,她特别倡导绿色写作的美学观念。来自台湾的诗人古月则呼吁人类正视环境问题。

 

文化自信与国际视野

本届大会上,文化自信与国际视野是涉及多个论坛的关键话题。在“文化自信与华文文学理论建构”等分论坛中,海内外学者和作家各抒己见,共同探讨该领域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刘登翰教授认为一个新的学科建立需要对有关概念的重新梳理,他关于“华人”概念的辨析,以及对华文文学的创作形式、生存状态和书写者的主体性等相关问题的论述都有着重要意义和启示作用。蒋述卓教授对百年海外华文文学的理论与批评进行了全面的勾勒,体现为立足传统、承接现代。刘俊教授则对“华语语系文学”和“世界华文文学”这两个重要概念进行了系统的梳理,指出二者之间的交叉与差异。金惠俊教授则阐释了不同地区的学者对华语语系文学的不同认识和见解。曹惠民教授从他研究台湾文学三十五年的感悟出发,强调华文文学研究要拓展视野,不仅要有前沿视野,更要有国际视野。刘小新教授认为,世界文学是复杂多元的,任何单一的理论和学术途径都难以涵盖,因此提倡不同的理论和方法混同与互补,进而不断地拓展华文文学的批评空间。张重岗教授通过研究欧阳子关于白先勇的小说解读所进行的新批评实践,在其对新批评的调整中融入了历史感知和时间意识。蒲若茜教授以系统的文本分析探讨了海外华文作家跨语言书写的意义。胡德才教授通过探讨楚文化与聂华苓的文学创作,思考中国传统文化与世界华文文学关系问题。王性初先生则结合自己的创作,提出既要继承中国诗歌的优良传统,又要兼具华文诗歌的世界视野的双重使命。此外,姚风先生对澳门文学的概念及其多元性特点的探讨,李长声先生关于中日文化关系的演讲,也都颇具启发意义。

“文化传统与女性写作”论坛开启了一个新的讨论维度。发言的代表大部分由女作家组成。来自德国的刘瑛、倪娜,美国的陈谦、宋晓亮、孟悟,加拿大的王海伦等通过诉说在海外生活与写作的经验透视了诸多女作家共同的心路历程,体现了独特的女性经验与生命故事。美国评论家陈瑞琳、马来西亚学者潘碧华、日本作家陈永和、新西兰评论家杨元勇等进行了超国别、超性别、超时空的文学探讨。面对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趋势,海外华文女作家更敏锐地意识到跨地域、跨时空、跨文化的写作新视野,也不断地超越了单纯的女性经验和性别视角,由此引发了女作家创作的新气象。

除了关于女性写作的讨论,“新媒体时代的华文文学” 论坛也是本届大会一个亮点,突破了传统的研究视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叶周首先提出了新媒体时代海外作家的创作策略和使命:其一是多元文化的选择,包容、开放而又深入的发掘和体验;其二是传递中华文化,要做到精准、深刻、鲜活,充分运用各种新媒体形式、手段和工具来讲好中国故事。姜建强、陈屹、王勇、顾月华、池莲子、庄伟杰、张辉等纷纷作出热烈回应。而面对新媒体时代华文文学研究的方法、观念和经典化等问题,少君、赵俊迈、金进、梁燕丽、钟希明、黄宗之等作家和学者也都从各自的创作和研究领域发表了许多真知灼见。在新媒体时代华文文学传播的问题上,王列耀教授以池雷鸣作为代表发言,指出百年中国文学中对华人华侨的研究不足。他提到,华侨华人的空间特性区分为本土性和海外性。此外,还需要认识到华侨的空间间性,从传播学的角度强调了历史的、系统的探究和空间视野的整体观照,应重新审视华侨华人作为生产者和传播者的载体意义,以不断拓展世界华文文学的研究空间。孙升云教授谈到了《暨南学报》与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三十年的关系,总结了该刊对世界华文文学发展所作出的贡献。

 

大会的学术总结由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监事长刘登翰主持,白杨教授等八位代表分别对各分论坛作了学术汇报。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匡汉先生作大会学术总结发言,他认为本届大会有四个特点:有华文文学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思考,有充满文化情怀的思维方式,有面向历史深度的挖掘,有学科领域的拓展。

随后,国务院侨办宣传司司长许玉明主持了大会闭幕式。首先举行了华侨华人“中山文学奖”颁奖仪式。本届中山文学奖组委会共收到应征作品148部,最终由10名专家学者通过两轮投票,共评选出入围奖5名、优秀奖4名、大奖1名。虹影、陈永和、林湄等获优秀奖。陈河以他的长篇小说《甲骨时光》获得大奖,并发表获奖感言,他从亲身经历感受到,海外华人有着相通的血脉和气息;中华民族就像一条大河的源头,在世界各地有很多支流,每条支流是相通的。紧接着是“文化中国·四海文馨”第二届全球华文散文大赛颁奖仪式。巴桐的《承天寺的明月》、杨丽欢的《橄榄树》、阙维杭的《人生不留白》、陆蔚青的《移民博物馆》等19篇散文获奖。本届大赛最年轻的获奖者杨丽欢还在大学读本科,她代表所有获奖者发言:“我们一起书写源于汉语的情怀,书写源于祖国的情怀;弘扬中华文化,让梦想照进心灵。”颁奖仪式后,随即举行了第二届全球华文散文大赛作品集首发式。

在闭幕式上,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会长王列耀宣读大会宣言《北京声音》,呼吁世界华文文学界人士:固本弘文,守正出新;心怀家园,讲好故事;多源潜沉,通会贤哲;不忘初心,精益求精;守望相助,合作共赢;以民为本,观照现实。

最后,国务院侨办副主任、中国海外交流协会副会长谭天星致闭幕辞。他谈到当前全球范围内“中国热”、“汉语热”不断升温,文化已经成为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力量,“以文化人”是文学工作者的使命。他希望海内外作家更加积极、热情投入到文学创作和文化传承的使命中去,更加深入生活、融入人民,感受中国发展和中外文明交流的深厚土壤和时代潮流,孕育出更有涵养、有重量、有温度、有中华民族“精、气、神”的优秀作品,推动中华文明发展而永远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秘书处 整理)